国内共享单车或将开启 “圈养”模式:南通试水

作者:www.cyscydyf.com 时间:2018/8/16 17:04:41



今年可能呈现为规模增长缓慢,业绩小幅增长。

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期间,卫东集团总经济师、卫东环保董事,卫东集团、卫东环保实际控制人邱一希的配偶卞友苏用17个证券账户借款交易卫东环保,借款金额合计3020万元,其中2800万元系通过邱一希兴业银行账户转入涉案账户组。

  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吴小晖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说,多年来德国一直存在地下水硝酸盐超标问题。

无序竞争、乱停乱放、押金难退……共享单车从城市出行方案解决者逐渐变成了城市管理麻烦制造者。8月14日,南通公布《市区共享单车试点运营服务招标公告》及招标评分办法、监管考核细则。其中,除了免押骑行精准停放等亮点外,南通在国内创新提出对乱停车收取调度费对企业履约收取保证金等条款,设置准入门槛、规范运营管理。2017年4月28日,国内共享单车知名品牌ofo在未取得该市任何部门许可的情况下,突然在南通市区南大街、工农路、环城东路等部分主城区繁华路段投放了约500辆小黄车,严重挤占了人行道等公共空间,对交通秩序造成了影响。

面对突然出现的共享单车,南通市城管部门紧急叫停。

该企业在一天之内收回了所有已投放的共享单车。

某市近期清理了一批1万辆左右的共享单车,花费了近50万元,放养式的共享单车模式大大增加了社会治理成本。

南通市城管局局长何峰态度明确,共享单车,政府不能放任不管!去年,南通市共享单车运营监管办公室经深入调研后决定,今年政府将主导招标引进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试点投放1万辆共享单车,建设不少于500个精准停放点位。

后期将根据运营情况和市民的需求逐步投放至3万辆,运营时间为3年。

如何避免共享单车带来的烦恼。

南通市共享单车运营监管办公室在本次公布的文件中明确:市区共享单车实施免押金骑行,市民只需少量预充值,资金安全风险降低;通过为车辆上牌控制投放数量,运营数据接入交管部门的智慧平台进行监管;实施精准停放与随意停放相结合,随意停放将加收一定金额的调度费;企业必须具有固定的中转维修场地,并按比例配备运维人员和调度车辆。

为了进一步规范中标企业运营管理,南通市规定企业必须与属地城管部门签订停车秩序管理责任书,接受监管部门考核,同时缴纳3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平均每年10万元用于考核,根据考核结果逐年退还履约保证金,如企业未按约定条件提前退出市区,则后续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

每季度还要接受社会打分,全年有3个季度低于60分,扣除所有履约保证金。

南通市城管局车辆秩序管理处副处长周华介绍。

2016年是国内共享单车的元年。

共享单车在国内一线城市迅猛发展,深受市民欢迎的共享单车,其优点明显:满足大城市短距离出行需求,随地借还克服了传统公共自行车固定网点借还的不便,社会资本运作减少了财政直接投入。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上半年,全国约有70余家共享单车企业,国内共享单车发展进入黄金时代。

但疯狂铺开的共享单车市场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共享单车企业后续服务偷工减料,线下服务人员、调度车辆配备严重不到位;企业不在当地注册,出现问题后,监管部门无法追责,用户投诉无门;部分企业倒闭后,押金及预付金不退还,残余车辆不清理,形成共享单车坟场;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引发共享单车企业退市潮,至2017年底,国内陆续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约有40余家。

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被紧急叫停。

2017年8月起,北京、上海、杭州等一二线城市,陆续对共享单车的投放按下暂停键。

目前,省内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的城市仅南京、无锡、扬州;近期已启动共享单车试点的城市为镇江、盐城;主城区暂无共享单车的城市为苏州、常州、南通、宿迁、徐州、淮安、连云港、泰州。

我省各地纷纷出台举措,为共享单车套上紧箍咒。

今年起,南京市对已投放的共享单车实施上牌管理,对没有登记上牌的车辆,由城管部门负责清理整顿;无锡主要通过建立共享单车约谈、适量清拖等包容审慎方式进行管理;扬州施行约谈、通报、清拖直至退市等监管手段,要求企业本地注册、押金第三方监管、线下运维人员不低于5人/1000辆;常州暂不引进共享单车,而是重点发展固定点+电子围栏的新一代公共自行车……不仅我省,国内一二线城市均在研究制定相关办法,共享单车或将迎来由政府主导规范管理的圈养时代。

盘面上,石油、医疗、园林、医药、酿酒、煤炭等幅居前;航天航空、软件服务小幅回调。

德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但德国企业在中国却常常受到阻碍,被很高的市场准入门槛和不公平的竞争条件所困扰。

怀特母亲詹尼佛表示,“如果公园有更好的防护栅栏,或是防止与动物接触的围栏,我的女儿就不会被咬伤,我不希望类似事件发生在别的孩子身上,因为他们不见得像我女儿一样幸运。

这主要得益于全球经济重回增长轨道,国际市场需求不断扩大,同时我国外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国内市场需求和消费需求不断得到释放。